La Télé des Chinois d'Europe
  • 06/09/2021
朱炳仁随语|“大运千秋”,一幅离大运河最近的铜画 - 杭+新闻客户端

2021年,艺术典藏周刊新开“朱炳仁随语”栏目,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朱炳仁将以数十年浸淫于铜的经历,讲述他与铜的那些温情故事,给读者持续带来文化艺术的盛宴。在这个凝聚精彩、散发芳华的时代,让我们随着铜艺之光,再次出发。

朱炳仁,杭州人,原籍绍兴,1944年生,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铜雕技艺唯一代表性传承人,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故宫博物院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委员会理事,中华老字号“朱府铜艺”第四代传承人、西泠印社社员。峨眉山金顶、雷峰塔、灵隐铜殿、台湾同源桥及G20杭州峰会主会场等百余铜建筑铜总工艺师,被誉为“中国当代铜建筑之父”。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巨幅熔铜壁画《春和清妍》作者,作品还被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北京人民大会堂、故宫博物院、中央组织部大楼、印度玄奘纪念堂、美国加州大学等。

说起大运河,有个历史人物是无论如何绕不开的,他就是隋炀帝杨广。隋炀帝是隋唐时期的“网红”,几乎霸屏三百年。可谓群起攻之,被批判了许多年。为什么?当然为了大运河。

隋炀帝登基后,动用百万百姓,疏浚开凿前朝留下的河道,用六年时间,开运河两千多里,跨越了地球十多个纬度,“两纵五横”的全国水路互联网就成了。他还造龙舟等各种船数万艘,游江都时,率领诸王、百官、后妃、宫女等一二十万人,船队长达两百余里。隋大运河开通与隋朝灭亡同时出现,让人兴叹。

在浩如烟海的唐诗中,有不少诗作痛斥隋炀帝的骄奢淫逸,反思隋朝短命与大运河开凿的因果。李商隐《隋宫》“春风举国裁宫锦,半作障泥半作帆”,咏史吊古,明咏实讽。杜牧的《隋宫春》,怀古中感伤,“龙舟东下事成空,蔓草萋萋满故宫”。还有胡曾《咏史诗·汴水》“千里长河一旦开,亡隋波浪九天来”,薛能《杂曲歌辞·杨柳枝》“隋家力尽虚栽得,无限春风属圣朝”,李敬方《汴河直进船》“东南四十三州地,取尽脂膏是此河。”唐代余杭人罗邺的《汴河》则说得更直接,更尖锐:“炀帝开河鬼亦悲,生民不独力空疲。至今呜咽东流水,似向清平怨昔时。”如此林林总总的咏叹调不胜枚举。好像隋炀帝开河一无是处,还直接导致了隋之灭亡,口诛笔伐而不能清算于万一。

其实,隋炀帝本人颇有才干,曾经开科举、营东都、修律法、改官制、服四夷,每一样都是丰功伟业,在大运河开拓历史上,他更是功不可没的帝王。

也有人说公道话,唐人皮日休有诗云:“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一个“至今”一个“赖”,与水殿龙舟相比孰轻孰重一目了然了。如无打造龙舟之事,隋炀帝赫赫功绩几乎可比治水的大禹。

皮日休还作了一篇著名短文,将隋炀帝开凿运河的功过说得一清二楚。“隋之疏淇、汴,凿太行,在隋之民不胜其害也,在唐之民不胜其利也。今自九河外,复有淇、汴,北通涿郡之渔商,南运江都之转输,其为利也博哉!”以洛阳为中心,北至涿郡(今北京),南至余杭(今杭州),粮食、丝绸、茶叶,源源不断运到北方,促成了南北的经济交流,“至今千里赖通波”。

2007年,朱炳仁参加扬州运河名城博览会暨运河名城市长论坛。

白驹过隙,转眼千年。2005年,我和90多岁的城市规划专家郑孝燮、80多岁的古文物专家罗哲文一起,作为“运河三老”联名给大运河18个城市的市长写了一封信——《关于加快京杭大运河遗产保护和“申遗”工作的信》。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封信发出在全国产生了巨大反响。据统计,2006年相比2005年,媒体关于运河的报道量增加了至少20倍。在2006年的全国“两会”上,58位委员联名支持“运河三老”的信,提出了《应高度重视京杭大运河的保护和启动“申遗”工作的提案》,拉开了我国加快“申遗”保护大运河的大幕。

朱炳仁与罗哲文在《大运千秋》铜壁画前

2006年、2007年两年间,我和罗老随全国政协考察团两次考察大运河全程。2007年,扬州举办了首届世界运河名城市长论坛。为了庆祝论坛开幕,扬州方面邀请我为运河创作一幅铜壁画,立于运河扬州段的东关古渡。经过四个月的设计、修改、制作,一幅命名为《大运千秋》的巨幅铜壁画诞生了。

壁画长28米,高2.5米,上铸有扬州市花琼花、市树杨柳以及扬州的代表建筑彩虹桥、大明寺。“网红”隋炀帝站在船头,波浪拍打着船身。另有匍匐着数以千计的“着杂锦采装袄子、行缠、鞋袜”的拉纤殿脚之人,壁画在表述隋炀帝巡游运河的繁华如锦的绮丽画面的同时,也历史地记述了隋炀帝的功过。

在艺术结构上,壁画一改历来江河长卷纵向流水式构图模式,创造性地以运河横剖面为创作舞台。以隋炀帝为中心的龙舟与漕运船队浩浩荡荡扑面驶来,正眼望去,船队首尾相接,直达天际不绝于眼。这种另类视觉的艺术表现手法造就了大运河宏大宽广而气吞河山的气势,是运河艺术表现史上开创性突破。

壁画于2007年9月落成,右上方有我的题书“大运千秋”,寓意着大运河为中华民族的和谐发展带来千秋大运,下有郑孝燮、罗哲文题词:“舳舻蔽日,江河直下。运河与文气,最忆扬州。”“运河三老”共同在一幅运河艺术作品上留名,这也是唯一的一次。

从这幅壁画向前走五米,就是流淌两千五百多年的大运河,它是离大运河最近的一幅铜壁画,也是大运河历史上第一幅铜壁画。至于它对大运河文化的解读,是否也离历史的真实最近,也得待历史评价了。

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大运河成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可惜罗老已于2012年仙逝,非常遗憾没有看到大运河申遗的成功。郑老也在2017年以101岁高龄离世。但罗老、郑老的精神,离我们热爱大运河的人永远是最近的。

Les avis (0)

Aucune avis trouvée !

Donner un avis

Pour déposer un avis, veuillez connecter sur votre compte client.
Déjà inscrit

Le login ou mot de passe est incorrecte !

Visible Mot de passe est incorrecte !

Mot de passe oublié ?

Nouveau client (*Champs obligatoire)

Veuillez indiquer votre nom SVP !

Veuillez indiquer votre E-mail SVP !

Visible Mot de passe est incorrecte !

Mot de passe oublié

Veuillez indiquer votre E-mail SVP !

Retour à la page Logi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