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Télé des Chinois d'Europe  |  直播
  • 中文
  • Français
  • 25/11/2019
文字新闻 (中文版) : 南怀瑾和基辛格 : 跨越时空的东西方文化对比

    近日,95岁的美国老人基辛格来华访问,又是拜码头见领导,又是访名校做演讲,说什么“中美再闹下去 世界要失控”,搞得整个中国都在为他刷屏。这不禁让我想起乡贤南怀瑾。

    或许有人会问,基辛格和南怀瑾会有什么关系?

    据追随南怀瑾先生近半个世纪的刘雨虹老师介绍,20世纪70年代初,基辛格在陪同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后,又一次去北京。当时台湾各界不知美国是否会与中国大陆建交,以致股票天天下跌。当基辛格离开中国大陆的前一天,南怀瑾借钱叫学生李淑君去买股票。基辛格离开中国大陆后,并没有发生大变化。于是,股票连涨3天,南怀瑾也因此大赚了一把。后来,他用赚来的钱印刷出版了《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一书。

记录基辛格访华时南怀瑾买股票故事的《禅门内外》

   刘雨虹老师披露南怀瑾与基辛格有关的第二件事是,基辛格的副手、基辛格咨询公司的常务董事兼CEO雷默,即在2004年提出“北京共识”的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曾受过南怀瑾指点。南怀瑾给他讲中国历史上苏秦的故事,告诉他要有苏秦对那个时代的感知力。

    2017年,中信出版集团翻译出版了雷默的《第七感——权利、财富与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一书,扉页就是南怀瑾的语录:“今天,人们不断与电脑和机器产生连接,这样的连接正一步步改变我们的思维模式。可人们似乎并不明白正在发生的一切,而且完全没有停下来喘口气的意思。”《第七感》的第一章《大师:从中国禅宗到第七感》,就是讲述南怀瑾对他的启迪和帮助。

    其实,在刘雨虹老师编的《云深不知处——南怀瑾先生辞世周年纪念》一书中,就有雷默写的纪念文章——《南怀瑾:正确认识我们自己和我们的时代》,回忆自己拜访南怀瑾时所得到的教育。今年3月18日,上海恒南书院举办南怀瑾诞辰百年纪念活动,雷默接到邀请时,二话不说就答应千里迢迢从华盛顿飞来上海参加纪念活动。

 

    提这两件事有什么意义?我想告诉读者的事实是,南怀瑾虽然比基辛格大5岁,毕竟是同一个世纪的人。基辛格在40多年前就身居世界第一大国国务卿的高位,但南怀瑾是一个具有五千多年文明历史智慧大国的智者,他早就看破了基辛格所玩的手段。既然基辛格的副手虔诚地拜南怀瑾为师,我不敢说南怀瑾也是基辛格的老师,但至少比基辛格技高一筹,辈分高一辈。如果有读者不服,我还可以说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1985年南怀瑾避居美国时,有一位美国要员去拜访南怀瑾,执意让南怀瑾讲一讲对美国的看法。南怀瑾推托不掉只好说:第一,你们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第二,你们是最贫穷的社会;第三,你们是世界上负债最大的国家。美国要员认可南怀瑾所说的第一点,对第二点和第三点表示不解

    南怀瑾解释道:“因为我看到那些家庭用的汽车、家具、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等等,都是分期付款的,用不到几年就旧了,新的发明出来又要换新的了,一辈子都在分期付款中,包括住的房屋。所以我说你们整个的社会是贫穷的社会。”

    南怀瑾这么一说,那位美国要员觉得非常在道,等着南怀瑾说第三点认识理由。

    南怀瑾继续说:“你们的根本是空的,都是欠人家的,欠全世界的,骗全世界来的,可是全世界的国家对你们没有办法,因为你们有原子弹,所以人家不敢向你们讨账。如果我们中国只有鸭蛋,欠了债,人家就会来要账了。”

    那位美国要员听后,连连点头赞同。南怀瑾接着说:“我对很多在美国的朋友说要回国来。50年前我就说过,50年后的中国一定会赶上来的,美国会慢慢停止发展,中国会慢慢强盛的……当一个国家发展受到阻碍时,那个国家就会对中国人的财富采取措施,会想办法夺走你的财富。不要看现在美国呀什么国家有好多钱,你不拿回来,以后都会有麻烦的。我的好多朋友听了我的劝告,都回来了。时候到了就该回来啦!走晚了可能就什么都没有了,到时候后悔终生。”

    南怀瑾在美国不到三个月时间,用三句话就说清楚所看到的美国本质。如今30多年过去了,南怀瑾对美国社会本质的认识,依然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有趣的是,基辛格自1971年7月首度秘密访华至今,前后访华80多次,在2011年还出版了30多万字的巨著《论中国》来捞金的“中国人们的老朋友”,在日前的谈话中叹息自己对中国知之甚少。

    基辛格同时还写过一本题为《世界秩序》的书,系统梳理了世界各地区的战略逻辑和地区秩序观,认为这些秩序观彼此存在差异。他讲述的美国“代表全人类”的秩序观不但与中国差异明显,与其他很多国家也有冲突,关键是他没有办法让这种秩序观差异在现实中实现调和。而对今日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南怀瑾早在十几年前就提出警告,并在不同场合提出应对策略。

    那是2004年9月25日,南怀瑾在上海兴国宾馆对清华大学2002级EMBA学院演讲时说:“今天,在国际上,尤其在中国,有两个大问题,可能诸位还没感觉到。一个是开放以后问题,我常常告诉同学们,注意哦!现在开放,要防备经济上新的八国联军的到来。看起来是无所谓,但这个经济、贸易、金融的市场很严重。

    为此,南怀瑾还特别提到一件事:昨天我还接到一个外国朋友的电话,他说:“今天美国开了一个金融方面的会议,请摩根斯坦利最高的一个经济分析师讲话。”我就问他,这个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他说是外国人,而且可能是美国籍犹太人。会议上大家都认为,今天美国经济的衰落,一定要找出一个罪魁祸首。这个罪魁祸首是谁呢?是中国。中国的东西倾销到美国太多了,造成了美国经济的衰落。然后请这个分析师讲话。他说,你们搞错了,美国今天经济的衰落,罪魁祸首不是中国,是美国自己。中国货现在是来得很多,但中国货便宜,假使不是中国货来,那用别的国家的货会贵多了。而且中国人在美国赚了美金以后,还是到美国来买国家债券。我们的国家债券只是一张纸啊,中国人赚的钱还不是又回到我们这里来!这位朋友又说:“老师!你晓得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最后那些美国人统统站起来,把他轰走了。”我说:“那是必然的结果。”

    南怀瑾醒大家要注意的第二个问题是文化战争,也就是思想战争阶段问题。在那次演讲中,南怀瑾例举了子贡为了维护鲁国利益,挑起吴越战争,然后又挑起吴国去打郑国,说明挑起他国战争也是维护自己国家利益的一种策略。

2006年,南怀瑾在太湖大学堂给跨国组织领导人讲学

   作为一个先知先觉的时代智者,南怀瑾不但能洞见时代发展的潮流趋势,而且能寻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至于如何解决中美贸易战,南怀瑾在2003年11月与前来向他请益的美国著名管理学家、学习型组织创始人彼得·圣吉的一番对话,似乎可以给我们启示。

    当时,彼得·圣吉问南怀瑾:“现在布什政府,布什总统还可以容忍,副总统切尼就没办法容忍,总是讨债的面孔!不知道怎么可以让他放松? ”

    南怀瑾回答说:“那只有一笑。这个就要仔细研究,西方文化由十七世纪以来,从法国到欧洲产生民主自由思想以后,演变到今日美国,这个是思想及文化演变的必然结果。一个事情到了最后的时候,紧到极点时,才会解脱开。你不要紧张,这个没有办法,你讨厌也没有办法,它是个必然的趋势,这就是大势至菩萨的道理。

    阿弥陀佛身边站着两位大菩萨: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大势至代表一个很大的势力、趋势,势头来的时候,好像瀑布一样,你挡不住的。怎么办?观世音,观自在,站在旁边观察、观照,自己不跟着它跑,这也是修行的道理。等那个大势过了,新的局面会出现

    中国文化几千年,必定会产生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中国的现状也并不是结论哦!你们美国的,现在中国的,都是整个历史中一段一段的过程。像公共汽车开动,一站一站,都只是一站,慢慢变化吧。道家的道理,就是你看清楚未来的变化趋势,就先在下一站等,现在是拉不回来的,不能急。

    告诉你一个重大的问题,你们现在做的工作,这是现在的东西方文化特点,都在讲经济发展。我都在笑。这个里头,从十六世纪以后,东西方文化有两个重大不同。中国文化思想认为,解决贫富差距,安定社会,要用好的文化思想来解决经济问题。西方文化,从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一直到马克思的《资本论》,到凯恩斯的消费刺激生产,都认为要用经济来解决政治、文化问题。这两个不是矛盾哦,是两个方法。

    现在东西方文化的结合,造成今天全世界的人类(不止中国人),只向钱看。而且都在凯恩斯的思想下,消费刺激生产。要消费刺激生产,你的管理学也有得讲了,就是说你的管理学很重要,也都在这个阶段。如果消费刺激生产,最好是天天打仗,打仗是最大的消费。

    所以,现在人类看不清,没有一个新的思想能综合了这一切,领导这个世界。照这样发展下去,是很严重的。

    美国文化,布什、切尼他们这么搞,他们背后就是这些问题。我二十年前在美国的时候,哈佛大学一位社会学教授来问我,我也讲过这个问题。所以人类现在是在迷糊之中。我常对人将,现在全世界的人类文明思想是四个东西在转,所谓达尔文的进化论、弗洛伊德的性心理学、马克思的资本论、凯恩斯的消费刺激生产。除此之外,产生不出来一个新的思想。

    当全世界都沉醉在这个里头的时候,清醒的人没有办法讲话。所以我也不讲,他们问我一概不讲,没有办法,形势就像那个水流一样,挽不回。又如龙卷风来的时候,你拿个手来档,那开玩笑,连自己的骨灰都被吹走了。要等龙卷风过了以后,慢慢来,只好如此。

    所以你不要讨厌布什、切尼,他们是傀儡,背后是军火资本家。这个资本家的后面,还有东西扰乱这个世界。你慢慢去找,只能讲到这里,将来再说啦!”

    读完南怀瑾十五年前与彼得·圣吉的对话,再回过头来看日前被刷屏的基辛格对解决中美贸易摩擦的建言,什么“中美贸易谈判代表应避免陷入‘细节的泥潭’,应当先相互解释双方正在寻求实现的目标,以及能够和不能做出哪些让步”;什么“中美处理具体问题的方式有差异。中方的一贯思路是,遇事先定个调,把大方向确定下来,从宏观层面制定好解决问题的路线图,再着手具体问题。而华盛顿现在的思维方式是,通过累积具体问题的解决,来观察双方关系的本质,形成对问题的判断”;什么“一些分歧不可避免,但目标必须是(美中)两国都认识到它们之间的根本性冲突将破坏对(当前)世界秩序的希望。”“如果世界秩序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持续冲突来定义,它迟早会有失控的风险。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如何爆发的历史”等等,实在是小儿科。

    写《南怀瑾和基辛格》一文,并不是贬基辛格,抬南怀瑾,因为他们是不同性质的两类人。基辛格可以说是一个牟利集团的“带头大哥”,为基辛格咨询公司,也为他所在的国家服务,他的言行有他的功利性;而南怀瑾则是一个有着浓郁爱国情怀,志在“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中国学者。今年基辛格访华之时,也是温州南怀瑾书院挂牌之际。写作本文,意在提醒国人要多多关注自己国家的圣贤之士,多多学习研究自己国家圣贤的言行,服务于时代,服务于自己的民族和国家,甚至服务于世界文明的进步。

    彼得·圣吉在2006年出版的《修炼的轨迹》一书中说:“南大师的种种成就,似乎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美国国务院驻中国的一名高阶官员曾告诉我,按照传统,中国皇帝的顾问必须是集一切文化传统于一身的大师级人物。这位官员说,南先生可能是符合这种传统的最后一人。”为此,彼得·圣吉在南怀瑾辞世后,还发誓愿要把中国文化介绍给全世界,服务世界的和谐发展。

    一个外国人都如此敬重我们的贤达,如此注重学习我们先贤的文化思想,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缅怀和纪念自己的乡贤?有什么理由不去继承和弘扬自己先贤的文化思想?

  (作者林宏伟,曾在乐清市政府办公室、温州市交通局、新华社浙江分社、西泠印社、中华工商时报社、国务院参事室等单位工作,编著出版有《中国共产党历史画典》《南怀瑾的故事》《南怀瑾的商业智慧》《百年南师》《一切皆有可能——赵章光和101传奇》等著作。)

    《南怀瑾与彼得·圣吉(精装版)》分上下两编,上编是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与美国当代管理学大师彼得圣吉的对话录。两人谈论的话题非常宽泛,涉及东西方文化的异同、生命的起源等问题,南师还相机讲解了佛教禅宗修持的基本方法。下编是南师为彼得圣吉等国外友人讲解生命科学、认知科学方面的知识。圣吉的提问简洁明了,南师的回答幽默、睿智,深入浅出,易于理解和把握;而这组跨文化的对谈,也凸显了东西文化汇流的趋势。此外,南师关于银行、企业的观点与见解对金融家、企业家也颇有指导意义。

来源 : 南怀瑾东方讲堂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欧视TV 

 

我们的频道

查找

法国华人电视台商界理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