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Télé des Chinois d'Europe  |  直播
  • 中文
  • Français
  • 14/05/2018
文字新闻 (中文版) : 发现巴黎 : 八区-踏寻历史带来的高级感

看着这张美美的街区图,小编想开启广角视野,把八区尽收眼底,所以,毫(xuǎn)不(z é)犹(kùn)豫(nán)的法小旅开心地选择了协和广场(Place de la Concorde)作为今天的起点。这样,你就能顺着法国19世纪的发展浪潮,去到那些充满历史感的地方。

这个巴黎最大的广场建于1772年,广场正中的标志性建筑就是方尖碑(Obélisque)了,好奇的法小旅走进一看:上面刻的明明就是古埃及文字,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法国呢 ?

原来,这是为了感谢著名的语言学家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 (Jean François Champollion)从一块断裂的罗塞塔石碑 (Rosetta Stone)上残存的文字中,成功协助破译古埃及文字,埃及总督便把这座3300年历史的方尖碑作为礼物,从埃及卢克索的神庙平移到了协和广场的正中央。


碑身上几千年前的象形文字依然清晰可见,顶端的金铜包裹的小方尖塔是由时装界大神皮埃尔·贝尔热-伊夫·圣·罗兰基金会(La fondation Pierre Bergé-Yves Saint Laurent)倾情赞助的。

1833 年平移方尖碑的盛况,据说为了移动这根重月227吨的神柱, 有20万人参与了这项艰巨的工程。

在这两座气场两米八的喷泉面前,小编也是傻傻分不清楚。

但是。。。在其中的一个上,仿佛看到了好(hǎo)吃的东西, 像是葡萄、水果、麦穗、鲜花  原来这个就是河神喷泉了! 喷泉里端坐的雕像分别代表了莱茵 河(Rhin)与罗纳尔河(Rhône),以及被灌溉的地区和农作物。 

这个位于巴黎黄金地段的街区,名字里竟然有个 "Faubour " 法语原意为"城门之外",可是这么寸土寸金的地段,城门在哪里呢 ?

原来,在很久以前,大约14世纪,巴黎的城市格局远不如现在的面积,今天的圣奥雷诺街(Rue du Faubourg Saint Honoré)在历史上有过两座圣奥雷诺城门(Porte de Saint Honoré),后来为了方便巴黎城市扩建和交通,给拆掉了。

宏伟的城门不能白拆,今天,这里成为了巴黎最贵气的街道之一。一路走下来,一路都是惊喜。怎么形容呢,也许就是感觉呼吸的空气都是高级的吧。这条路上有:

№24 的爱马仕历史旗舰店

№ 55 的爱丽舍宫 (Palais d'Elysée)

№ 112 法国皇宫级大酒店-布里斯托尔酒店 (Hôtel Bristol)

还有好多美美的地方,你来了就知道了!

顺着上文那条高大上的街道一直走,就能看到矗立在玛德莲娜广场的玛德莲娜教堂 (Eglise de la Madelaine)。

但因为十九世纪法国动荡的政治局面,这座象征帝国荣光的教堂也是命运多舛,险些在1837年成为火车站,后来终于在1845年成为教堂。

今天的玛德莱娜教堂也是一个文化场所,每年的圣诞节期,不仅有温馨神圣的灯光效果,届时还会有新年的唱诗班音乐会呢!

1852-1870年间,奥斯曼男爵应需主持巴黎城市规划建设,便有了现在宽阔笔直的大街和辉煌的建筑,也就是今天的奥斯曼建筑 (L'architecture Haussmannienne)。

修建于1860-1871年间的圣奥古斯丁教堂(L'Eglise Saint Augustin)也见证了奥斯曼建筑的诞生。所处的街区也是奥斯曼建筑最集中,最有代表性的地方。 

 

圣奥古斯定堂所处的地方被称为"巴黎的小波兰"建于1860年,经历了11年才得以竣工。一起来看看经过实践精雕细琢的教堂有多美吧~~

教堂中心的祭坛,也是唱诗班吟诵的合唱台。

教堂里的花窗玻璃。虽然没有玫瑰窗上的那么绚丽多彩,但是画作的线条却极为流畅柔和,人物的表情也被刻画得更加栩栩如生、色调也更加微妙丰富。这些细节都是19世纪的花窗工艺的代表。

玫瑰窗正下方是管风琴大师Charles Spackmann Barker 的杰作:三层手键盘、一个脚键盘。也是最早使用上电力的管风琴。

是的,这已经不是小编第一次给大家安利巴黎的教堂了,还有其它好看的教堂在这里呢 :

除了圣母院,巴黎还有哪些值得一去的教堂?

精美的八区也自然少不了宜人之处,互为邻里的博物馆和公园在这里也可以找到。在蒙梭公园(Parc Monceau)西边的入口处进入就能很快看到赛努奇博物馆了(Musée Cernuschi)。111-113, boulevard Malesherbes 75008 Paris。 

赛努奇博物馆于1898年正式对公众开放,它的诞生源于一位对亚洲艺术的情有独钟的意大利银行家亨利▪赛努奇(Henri Cernuschi)。他一生崇拜两位大神,一位是达芬奇( Léonard de Vinci),另一位是阿里士多德 (Aristote)大家能在博物馆,找到这两位大人物的身影么?

作为收藏界的大腕儿,经常环游世界的他最后将其毕生的收藏都捐赠给了巴黎市政府,其中包括1.2万件中国藏品。这才有了今天以他名字命名的亚洲艺术博物馆-巴黎赛努奇博物馆 (Le Musée des arts de Paris-Musée Cernuschi)。

博物馆最初的菩萨展厅(Salle du Bouddha)

来看看这里都有什么镇馆之宝吧: 

不光文物精美,博物馆虽然不大,但也给人一种开阔和恢弘的感觉: 

赛努奇博物馆里还有更好看,更精美的展品,等待着大家自己去一饱眼福 !

参观完博物馆,顺着大道笔直走,就能从西门进入蒙梭公园了,

蒙梭公园(Parc Monceau)最早是路易十六的表亲--沙特尔公爵(Philippe d’Orléans, le duc de Chartres)1778年买下的私家花园,本来公爵在自家地盘上逛着院子唱着歌。突然一个叫 Carmontelle的文学、油画、园艺的三栖跨界作家,建议公爵把这里打造成一个英式幻想花园。 

Carmontelle的肖像,眼神凝望着前方,小编猜他一定是在构想蒙梭公园: 

与自己的跨界身份一样,混搭是Carmotelle在设计公园时的关键词,而且体现得很彻底: 不论地域,不分时期。在公园里散步寻宝的小编看到的各种石头雕像就是他当时的"最炫世界风" 仿古废墟。

时光荏苒,有些仿古雕塑已经看不到了(荷兰风车、唤拜塔、中国凉亭),但是这些世界各地风情也因为一个作家的"异想天开" 聚集在了巴黎的花园里。

就连莫奈也曾经分别在1876年和1878年各留下三幅画作:

今天的蒙梭公园也还是那么美,真心建议大家亲身去看看:

来源 : 作者 法国旅游发展署 - 巴黎欢迎你

我们的频道

法国华人电视台商界理事会